吊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吊椅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打工是为了更体面的归乡

发布时间:2020-07-13 12:12:30 阅读: 来源:吊椅厂家

音乐家王磊的早年专辑《出门人》,唱出了90年代南方打工青年的心声

“人家都说出门人好,可出门人的寒苦谁知道”,在一首名叫《出门人》的歌里这样唱到,对于出门在外的异乡人,他们能够忍受清苦的生活和繁重的工作,只因为对未来的美好生活有所期待。

回家过年是每个出门人最后的愿望,一年到头,只有这年关要回去好好陪陪家人,对于许多打工者来说,他们愿意自己归乡时是衣着光鲜的,带着一年勤苦挣得的财富返乡,对于难以在大城市落户的出门人来说,打工就是为了更体面的归乡。

据《东方早报》报道,重庆人熊良山1989年来沪工作,至今22年,起初每年春节乘轮船回家过年。1998年轮船停开后,一直到2010年12年的时间内,熊良山夫妇仅在2002年想孩子想到寝食难安时回家一趟,以至于2008年儿子来沪看望父母时,熊良山夫妇竟然认错了人。同样据该报报道,上海至重庆、成都的动卧列车,高级软卧最贵票价为2330元,这还是打了7折的价格。网友感叹,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人世间,最熟悉我们面孔的莫过于我们的父母。而熊良山夫妇竟然在儿子来沪看望他们时认错了人,这样的事情越听越像个闹剧,一个令人鼻子发酸、喉咙发堵、眼睛发潮的闹剧。生这样的闹剧,显然是令这个时代尴尬,需要从时代的角度去严肃解读的。不容质疑,如今这个时代确实发展得很快、很好,连小学生写作文时,都惯用“今非昔比”来形容。但是,在时代飞速发展的背后,我们只看到决策者在鼓吹政绩,以及鼓吹市民的幸福指数,而作为那些参与城市的建设外来者,却常常被遗忘在这样或者那样的角落。

记者给熊良山夫妇算下金钱成本:火车票231元+16元+吃饭20元+转大巴车69元=336元,同时,又给其算了下亲情成本:回家少,很想家,很惭愧,内疚于无法照顾父母及孩子。时间成本:火车31个小时+1个小时大巴车=32个小时,排队10小时。也是这些或昂贵或艰难的成本,导致了造成熊良山夫妇12年仅回一次家。

不难想象,在数以亿计的流动人口大军中,像熊良山夫妇这样算过“经济账”后舍不得回家的人,一定还有千千万万。那么,相比这些“回不起家”的人,遭遇“买票难”竟也是一种幸福,哪怕买不到车票也算是努力尝试过了。而那些真正“回不起家”的人,却连去面对“买票难”的底气都没有,只能把思乡之情埋得更深。

有评论认为,在一个多元化的社会,我们有理由关注“回不起家”的人,最大程度上给他们以安慰和帮助。哪怕多一点舆论关注也好,哪怕多一些政府慰问也好,哪怕多几个慈善家介入也好,都有可能为“回不起家”的人带来惊喜与感动,进而为他们新的一年点亮希望的灯火。

【即时通会员如是说】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字,那就是“家”。特别是逢年过节的时候。谁都希望在外面辛辛苦苦打拼了一年能够体面的回家。让家里的老父老母欣慰。可是不论经济成本还是买票难都困扰着他们,将打消他们回家的念头。今天杭州下雪,我在回家的路上看着售票点外长长的队伍在雪中苦苦等待,我心中就不免有些伤感。同样生活在一片土地上为什么回家都这么难。我想能否健全一些制度,比如国家补贴有如大学学生证能半折优惠之类的,也能使打工者买的起票。他们为我们的社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是应该到社会回馈他们的时候了。——徐肖松

有人说,“奥运和亚运我们都办好了,可就一个春运,我们从来都办不好。”这是为什么呢?人不分贵贱,但人却分贫富,可惜的是,现阶段仍是富人太少、穷人太多。而可疑的是,装阔的中国大佬们,总怀疑自己的财富和地位不为外人所承认,搞得到处都是豪车豪宅和比外国还贵的奢侈品。更有新闻说,春节期间海南的酒店预订率已超过80%,想要订房已极其困难。而因为当地政府出面调节总体预定价格,保证了海南能够接受更多的游客。看来,过年也快成了有钱人的事咯。——李展蓝

以后不出去打工了,就呆在老家结婚娶媳妇,大城市哪里好?——小王

看着难求一票、车站人贴人的情况,谁还能说出打工过年能够体面的回家?回家对于打工一族来说真是件奢侈的事儿,是被逼的去找票贩子的。过年期间也就是给票贩子创收的时期了。这样,怎么还能体面的回家?——杨文

之前在异地上学/工作时,也遭遇过这样的窘境,期待着春节假期将到,用“归心似箭”这词来形容再合适不过,可面对经济状况不宽余的现实,坐上火车回家过年,只是个美丽的梦境,唯能买个站票。从北京西站到昆明,一个月提前订票,到回家时却不免要失望,火车票都到哪儿去了?回家的路为何这么遥远~——李梅

大多数的人都依然过着艰苦的生活,甚至还有一些人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这就是我们的国家、我们的社会:一方面经济快速增长,甚至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另一方面,社会底层人们的生存状况却日益恶化。如果经济的增长不能够切实提高群众的生活水平,我们宁可不要这种高速的经济增长。——李特

刚刚看了一个关于春节回家的专题报道“让爱回家”给人感触很深,虽然我们很愿意带着一年来积攒的浓浓的爱回去看看年迈的父母,幼小的孩子,但是一票难求,却将很多人相隔两地,衣锦还乡也成为了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程鹏丽

“归乡”大约是中国人心里最终的追求吧,不管是功成名就的,不管是漂泊异地的,不管是少小离家的,还是叶落归根的,总归是要有个“家”有个“乡”才能安心。可又有多少人,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背井离乡地在外讨生活,一天一天,一年一年地守望在归乡的路上,却始终不能回去。离开,是为了更好的回来,这听起来真像一个悖论,但却是那些经济窘迫的地区的打工者的生活追求。政府在暂时无力解决“孔雀东南飞”的根本矛盾的时候,是不是可以先从解决“候鸟回乡”的具体问题开始呢?所谓以人为本,不应该是口号,而应该是政策实实在在的效果。——西铭

一面是人山人海一票难求,一面是黄牛党多如牛毛。唉,说什么好呢?不管你有多少钱,不管要付出什么代价,尽量回吧。再过几年,在那边天天盼着你的人可能就离开了。生死相隔,是花多少钱都买不回来的。钱没了再赚吧。谁知道哪天是世界末日呢,想那么多干什么?未来不在手里,也不在计划里,永远都在变化中。所以,不必计划太久,不必担忧太久。只要知道下个月有饭吃,OK,什么钱都能花。——龙在天

中午还在讨论这个话题。回家的票难买。在上海,这是每年经久不衰的话题。一朋友跟我说的事,上海开往哈尔滨只有一趟直达车,而在上海窗口售票处出售的票,除了政府预留一共只有483个座位。而上海有550个售票窗口。在可以买票时,还有67个人排在窗口的第一个位置却还是买不到票的。但是同时,你又会发现,不管票有多难买,神奇的是,最后你都能回家。所以,在上海,只要你有钱就好办事,黄牛是一群伟大的人。但是在很多北方小站却不是的,如果你家里没有关系,有钱你都买不到票,只有关系才能帮你买到。赚钱,可不就是为了能体面回家么!——潘昕妙

每到每年的这个时候我就会觉得自己很幸运,不用为票的事情发愁,因为我老家离北京很近,回家比较方便。想起自己曾经想去“南方”的梦想,觉得有一些庆幸,但也有些难过。祝福所有需要买票回家的人们。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回家的路很无奈。——Jenny

打工的分两种:一,寻找刺激,二,寻找生活来源。第一种基本上是未成年人,第二种基本是有了家庭的人。第一种人到了外边,一千人里未必有一个能够体面的,剩下九十九个就是城市难民。男的混几年混一屁股债或一点点积蓄回了家,女孩子很可能怀孕、打胎然后回老家找个年龄大点的匆匆嫁人。第二种为了生活的人,来到城市都活得比较踏实,换句话说比较憋屈。每月辛辛苦苦挣点小钱,养活家里,存银行一点留作养老(跟不上货币贬值的速度)。所以,想体面的和不想体面的,最后都没体面上!——马超

今天回家是打的“飞的”,比火车卧铺价格高二倍多。跟那些在外打工的人比起来,自己幸运很多:父母给钱,自己花钱。而那些身处异乡的人们呢,过年这几天的返乡生活就是他们一年工作的动力所在,当他们冒着严寒在零下几度的外面排长队买票时,当背着大包小包却还要挤硬座回家时,家对他们而言就是一个精神寄托。——贝拉

衣锦还乡是许多外出之人的美好愿望。究竟是要成人之美,还是制造残酷的现实?这是值得整个社会思考的一个简单而又复杂的问题。——夏阳

每年春运广州火车站都像是打仗那样,早早的就为春运做足准备功夫,报纸媒体也是每天都花费大篇幅报道春运情况,虽然我从没试过在春运的时候搭乘火车,但是也是经历过火车的拥挤场面,无数人挤在狭小的车厢里面,手臂接着手臂的,大包小包的行囊退挤在过道上,虽然回家的路这么漫长这么不易,但是心里怀着即将见到久别的亲人回到故土的喜悦和向往,笑容还是常挂在他们脸上。在外打工十分不易,每年春节回家是在外生活的最大安慰,家乡的亲人并不需要在外务工的家人要如何体面的回家,对于在家或者是在外的人来讲,每年的回家就是支撑这个分离的力量。——高欣婷

熊这个问题可以搬出铁道部副部长王志国的话来解决,王说“我认为到‘十二五’(2011年—2015年)末期,随着铁路的大建设、大发展,春运一票难求的情况将从根本上改观,或者说将成为历史。”所以熊良山同志尽量忍一忍,再过5年就能买到票回家过年了。不过这又来了一个问题,有票卖的时候你是否买的起的?你搞高铁也就搞了,能不能价格便宜点?你不便宜也就算了,能不能不停开一些普通列车。可是就是这种“基本解决”和“完全解决”不是一个概念的铁老大,你能奈他何?!——笔笔的笔

每至年关艰难的归家路更加体现了浓浓的亲情,昨天送一个同学回家,进站之后上了二楼候客厅,真是人山人海啊,挤都挤不动,全都站满了人,虽然提前40分钟都到了,而且是始发站开始检票了,但是短短的二十米路程花了半个钟头,最后紧张的要死,检票后飞快冲去站台找车,好像今天是正式春运,其实火车站早已经是春运的场景了。什么时候大家都可以从容的回家过年该多好啊!——张欢

一个社会好不好,不在于外表,而在于它有没有对人的关怀,尤其是对弱者的关怀。高铁修了那么多,却都是争面子的奢侈品,如果用发展高铁的钱发展农民工能承受得起的普通快车,春运的难题也就能缓解好多了。中国已经畸形,它由穷人建成,却为富人所有。奢华的高铁堪比飞机,农民工却只能挤在狭窄的普通车厢里回家过年,而且还不是每个人都有被挤的资格。——王俊岭

衣锦还乡是每个在外打工者的心愿,尤其是小城市出去想要浪里淘金的穷苦久了的人,为了攒钱不买车票,为了给自己孩子过上更好的生活,拼了命地努力。这社会让人无奈,也是这时代让人惆怅,谁不想丰衣足食衣食无忧?记得去年自己回家的票没买到时候急得快要哭出来的样子,今年看很多朋友因为春运买不到票加价好几百买黄牛票。着实痛心也着实无奈。——胡倩

吉安西装定做

嘉兴订制西服

贵溪西装订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