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吊椅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人均GDP两万美元又能怎样

发布时间:2021-01-21 17:07:30 阅读: 来源:吊椅厂家

人均GDP两万美元又能怎样?

都知道看病难,但具体有多难、怎么个难法?只能亲身体验才知道。  近日,为了做胃镜,我先后5次跑了两家医院,可目前连预约程序还没有进入呢。其中第4次是去同仁医院预约,但不认可前边医院的化验,没能约上,还得另外空腹跑一趟抽血;可是再次抽血后,还是预约不上,非要让我来第三次(总第6次)来,为让我亲自取化验结果,然后亲手拿着报告单、亲手递交给胃镜室的人才行。至于预约能否成功,又是另外一回事。  我能吃能睡,相信不可能化验出什么问题。即便有,几率也不过是百分之零点零零零零零零零……几,所以提议先行缴费预约;或留下自己的手机号,验血结果出来后通知。但管预约的人员就是不通融,非要我再跑一趟。  “难道你们内部不联网?”我试图说服,  “不联网!”那人斩钉截铁。  奇怪了,全世界国与国之间都联网了,偏偏同仁医院一栋楼内的1楼与5楼不联网;不联网也罢,五楼胃镜室的人上班,难道就不经过一楼?  其实,这原本是医院内部的事情,原本是举手之劳,却偏偏把麻烦推给患者,毫无必要让患者跑冤枉腿。我想,要是家住远郊的密云、平谷,或者外地的新疆、西藏,根据同仁医院的程序,他们也一样,必须多跑一趟。麻烦该有多大!  既然普通的化验结果都不通用,北京市卫生局又是凭什么评定医院资质等级的?都是三甲,化验水平还有不合格的,凭什么进三甲?  比起看病不方便,我发现医保不仅不方便,而且处处打折扣、处处限制患者受保。比如我2010年底出生的小孩,第二年看报纸才知道有医保,赶紧去办,却被告知“晚了”。只能办第三年以后的。等到我办完第三年后,又发现只限住院、不管门诊。此时我已足额缴纳保费。  我询问缘故,回答是孩子出生当年,家长没有去办,机会错过了。当年没办当年不享受也罢,怎了连第二年、第三年都给“株连”了?回答是“就这么个规定”。  当年出生须当年办医保,否则将耽误这么多事。医保部门凭什么制定这样的规矩?制定了以后,什么时候告诉过家长?委托医院告知了吗?都没有!空有好政策,却不让你知道,如同小商贩缺斤短两。  既然孩子是祖国的花朵,政府有必要为孩子的看病设置诸多限制吗?难道就不能为他们免费?为了办医保,审查尽可能的严苛,程序尽可能的繁杂,政府雇佣冗员仅可能的多,有钱养闲人,怎么就不能把钱用到正地方去?  最近,北京市提出了到2020年人均GDP达到发达国家2万美元的奋斗目标。不可谓不雄伟。但我忧虑的是,人均GDP两万美元的时候,北京或全国整个社会非物质文明的发展,是否就能同步达到发达国家的程度?公共服务人员是否不再冷漠?政府运作是否就透明公开?公共财政开支是否由纳税人做主?马路上开车人是否不再冲撞行人?车辆和摊贩是否不再侵占人行道?交通事故死伤人员是否大幅度减少?如果这些都依然如故,2万美元的人均GDP就如同木桶中的短板。  至于人均GDP两万美元本身,还不是又好看又好吃。以2011年为例,北京人均GDP就已经1万2千美元了。这又能怎么样?当年北京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2903元,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14736元。折合美元,大约分别是5300元和2400元。也就是说,平均每月收入440美元和200美元。就算是再过8年人均GDP达到2万美元,人均收入同步增长,也仅仅是在每月收入440美元和200美元的基础上增加三分之一。这样的收入,能达到哪个发达国家?充其量是第三世界水平!这还没考虑所谓的“平均收入”、究竟有多少人能够达到的问题。  所以,在提出2万美元奋斗目标时,如果同步提出具体的社会文明进步目标,比如居民收入增速是否提高、比如车辆冲撞行人现象减少三分之一,比如医院为患者服务质量提高三分之一,等等,一个具有模范作用的“首善之区”也许真的就出现了。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