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吊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抱歉这次神剧确实不值96

发布时间:2020-10-14 18:20:13 阅读: 来源:吊椅厂家

《权游》第七季正式完结。

小指头领便当。

龙妈和囧不可描述。

异鬼带着冰龙摧毁长城。

剧情进展过于迅速,有人表示接受无能,喷编剧宛如智障。

有些粉丝觉得,自第六季以来,剧中情节进度超过原著, 失去原著支撑后,剧集水平直线下降。

Sir上次推《权游》,取了个略微搞事的标题。

后台有人质疑。

Sir向来接受不同观点,下面有请反方辩手@马小奔。

文 | 马小奔

《Sir电影 》 独家专稿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2011年,在《权力的游戏》第一季开播之前,乔治·R·R·马丁信誓旦旦地告诉读者,绝对不会允许电视的进度超过原著。

2012年圣诞节,《冰与火之歌》第五卷《魔龙的狂舞》出版,然而到了2017年第七季季终,第六卷依然遥遥无期。

虽说条条大路通罗马,编剧要在没有原著支撑的情况下继续编剧本,实在是对智商的考验。

尤其是在弥林,因为没有情节支撑,第六季中,小恶魔居然前后和弥桑黛、灰虫子在一起坐而论道了6次,全部是冗长而且无聊的对话!

小恶魔:我们玩个游戏吧,你们两个从来没有玩过游戏吗?

弥桑黛:克拉兹尼主人偶尔会让我们玩游戏,只有女孩的那种。

小恶魔(很尴尬):不不不,不是那种,当然不是。

人物刻画肤浅,流于表面,完全没有了当初妙语连珠小恶魔的影子。

冈梭尔:“泰温之子提利昂,你想要怎么个死法?”

提利昂:“我想活到八十岁,喝饱一肚子酒,找个女的陪着我,这才死在自己的暖床上。”

大概是编剧自己也意识到了没有驾照却在高速上狂奔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儿,于是手起刀落直接砍掉了弥林的剧情:

让龙妈带着多斯拉克人和无垢者军团回到了维斯特洛。

哦,还有她的三条龙。

《权力的游戏》之所以好看,就是因为:

虽然人物众多,但没有任何一个角色沦为脸谱,反而 个个形象丰满,无法用善恶来形容,阐释出了人性的复杂。

假如你一定要给这么多的角色贴上标签,那只能用聪明和愚蠢来划分。

因为在权力的游戏中,没有任何中间地带可言,输了就只有死路一条。

比如忠诚的好人史塔克公爵。

然而,第七季播完之后,如果硬要我说感受,只能这样无力吐槽:

一群自毁长城的二货。

因为……看过原著的人,肯定会被编剧气得发飙。

七集电视给人唯一的感觉就是 蠢 ,整季的剧情就是一群蠢人在干一堆蠢事。

最让我痛心的是,几个骨灰级的权力游戏玩家也被编剧贴上了愚蠢的标签,彻底毁了。

小指头

第7集中,智商被编剧强行下线的小指头大人不出意料地领了便当。

维斯特洛大陆上首屈一指的权力玩家,居然谢幕得如此草草,简直让人目不忍睹。

他是被自己的好学生珊莎下令处死的,原因在于他想挑拨珊莎和艾丽娅的关系。

小指头曾经靠着情报和秘密,挑拨各大家族关系,成功制造混乱。

Turn sister against each other,挑拨凯特和莱利的关系,就是他的经典之作。

混乱不是深渊,混乱是个阶梯。试图攀爬的人大多失败了,之后再也不敢尝试,失败摧毁了他们。还有的人本来有机会攀爬,但他们拒绝了。他们紧紧依附于王国,或诸神,甚或爱,这些都是幻觉,只有那阶梯才是真实的,努力攀爬才是一切。

这是第三季中,小指头和太监瓦里斯最为精彩的一段对话,也堪称他一生政治抱负的最佳注脚。

小指头已经在维斯特洛的混乱中得到了大量的好处,成为了谷地守护、赫伦堡公爵。

完全看不出来像他这样一个有大格局的权力玩家,为何要亲自上阵,挑拨珊莎和艾丽娅姐妹,在小小的临冬城制造混乱。

而且用的是如此低劣的计策——

把珊莎当年写给哥哥罗柏的劝降信藏在床垫下,再引诱艾丽娅去偷取。

这是“蒋干盗书”?可是小指头有这么蠢吗?编剧你不要骗我读书少。

小指头一生秉持的信条是:混乱即阶梯。

可他最后死得太混乱,且不说没有正经的审判,连比武审判的机会都不给。

人家再怎么说也是赫伦堡公爵啊,就这么被艾莉亚像杀鸡一样抹了脖子,死前还跪地求饶,实在是太让人尴尬了。

这场面,似曾相识。

小时候《黑猫警长》里面那个害死白鸽警长的坏老鹰,最后被围观的动物群殴,连连哀叫“我求饶,我求饶”。

编剧你难道热爱中国文化?

这真的是那位挑动了五王之战的小指头吗?

如果说,小指头是因为太聪明,编剧虽然知道结局,但不知道他下一步的规划,所以只能随便找个理由杀掉他,我们能理解。

那么,如何解释小恶魔的变蠢呢?

小恶魔

小恶魔是主角,编剧不能像对付其他角色一样随便发便当,但失去原著支撑, 小恶魔的智商也是断崖式跌落 。

小恶魔无疑是七国最聪明的人之一,他在担任首相保卫君临时,硬是把一副烂牌打成了王炸。

为了和多恩结盟,或者至少让多恩保持中立,他劝说瑟曦把弥塞拉送去多恩。

瑟曦:弥塞拉是我唯一的女儿,你以为我真的会同意你把她像妓女一样卖掉吗?

小恶魔:对她而言多恩是最安全的地方。

为了让君临城的军队不至于离心离德,小恶魔要求乔佛里国王本人必须亲临战场。

瑟曦:你把我唯一的女儿装船送人,现在又要我的长子去战场送死。

小恶魔:他有御林铁卫保护,他有最好的盔甲护身。人们愿意与一个能他们风雨共舟的国王奋战,而不会拥护一个躲在母亲裙下的国王。

为了阻止斯坦尼斯的舰队,小恶魔在黑水河上悄悄设置了两条阻拦的铁链,还准备了大量的秘密武器——野火。

结果,号称七国最能打仗的二鹿斯坦尼斯在黑水河一战被小恶魔打得几乎全军覆没。

至此,七国小儿闻小恶魔大名,不敢夜啼。

即使是泰温·兰尼斯特本人来主持大局,也不见得能比小恶魔做得好。

然而,在《权力的游戏》第七季中,小恶魔的智商简直呈自由落体般下降,与他在黑水河之战前的智慧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当雪诺表示即使没有龙妈的援助也要回去抵抗尸鬼大军时,小恶魔提利昂居然想出一个维斯特洛大陆开天辟地以来都没有过的馊主意。

要团结瑟曦,只有一个办法:去长城以外抓个尸鬼,让瑟曦眼见为实。

提利昂:瑟曦觉得死人军团只是老奶妈编出来吓唬孩子的,如果我们证明她错了呢?

雪诺:我觉得她不会接受我的邀请去观看死人军团的。

提利昂:那就把死人带给她看。

于是,野人女孩耶哥蕊特眼中“什么都不懂”的雪诺,居然就真的带着一群人去长城以外抓尸鬼。

如果不是龙妈丹妮莉丝骑着龙赶到,雪诺等人估计就要加入尸鬼大军。

虽然最后完成了任务,但导致韦赛里昂被夜王射死,还搭上叔叔班扬。

然而大错已经铸成,长城尽管有魔法加持,依然在变成异鬼的韦赛里昂面前不堪一击。

剧中,最后的镜头是龙肆意地喷着蓝火,长城大段大段地坍塌。

尸鬼大军终于打破了长城的封锁,再也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他们南下的脚步。

凛冬来临!

为了避免异鬼入侵,去抓尸鬼,最后反而引得尸鬼入境。

这像什么?古希腊悲剧?

不要跟我提俄狄浦斯王,人家那是和不可抗拒命运之间的冲突,他的悲剧是命中注定的。

小恶魔这算什么?

只能算编剧大脑抽筋,为了在第八季展示所谓的人与尸鬼大战,不惜让小恶魔的智商在第七季骤降到负值。

小恶魔说,如果要重建一个更加美好的新世界,我不认为诡计和大屠杀是最好的选择。

天哪,熟悉历史的小恶魔难道忘记了坦格利安王朝是如何建立起来的?

坦格利安王朝第一任国王伊耿的外号就是“征服者”,难道他是因为老百姓的夹道欢迎才当上维斯特洛国王吗?

一向冷静,号称最了解姐姐的小恶魔,居然变成了情怀党,这让我们太无法接受了。

这和命运无关,而是和智商, 编剧的智商 有关。

所以尸鬼抓来起到了作用吗?并没有。

瑟曦虽然震惊,但她依然视丹妮莉丝和雪诺为敌。

她要求雪诺效忠遭到拒绝,在这点上,雪诺倒是和史塔克很像,北方人太耿直了。

丹妮莉丝:我很感激你的忠诚,我牺牲了一条龙才换来今天,如果一切努力都付诸东流,他的死就毫无意义。

雪诺:我懂。(画外音,耶哥蕊特:你什么都不懂。)

直到这个时候,小恶魔还在幻想去劝说自己的姐姐,甚至责怪雪诺为什么不撒个谎,假装效忠瑟曦。

雪诺被史塔克附体,坚持认为誓言不可打破;小恶魔被情怀附体,幻想可以劝说姐姐。

他以为自己是孤胆英雄,见到瑟曦前,小恶魔和詹姆之间有过一段对话。

小恶魔:你跟她谈过了?

詹姆:说了几句,被她赶出来了。她觉得我是傻瓜,所以才相信你。其实很多人似乎都这么想。

这个不怪瑟曦,任何人都不会相信小恶魔居然情怀附体,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建造一个更加美好的世界。

然而,小恶魔只是一厢情愿地与虎谋皮,他面对的是“全世界权欲杀心最重的女人”。

瑟曦:我不在乎控制我最疯狂最恶劣的冲动,我也不在乎创建一个更加美好的世界。你弄来这里的那个东西,我知道是什么,也知道意味着什么。等他们来取我性命的时候,我不会在乎这个世界会怎样。(世界去死吧)

很明显,小恶魔的情怀在瑟曦那里不堪一击,他的馊点子不仅没有成功,反而赔上一条龙。

对瑟曦来说,尽管詹姆执意带兵北上参与抵抗异鬼大军,但她还是可以依靠铁金库的资助买来雇佣军。

届时,她会在丹妮莉丝背后捅上最为致命的一刀。这是无可置疑而且必然会发生的。

第七季,离去的权力玩家不仅仅是小指头和小恶魔,还有高庭的老玫瑰,奥莲娜·雷德温。

在饮下毒酒之前,她向詹姆坦承自己才是毒死乔佛里的真正凶手。

“ 最难描摹是人心,一片伤心画不成”。

这个曾经以展现人性复杂著称的电视剧,在离开原著后, 人物越来越平面、格局越来越小,情节也越来越正邪分明简单粗暴化 。

我们既看不到权力的斗争,也看不到人性的复杂。

也就只能把它当做魔幻版的《生化危机》了。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治白癜风专科医院电话

南京精神病医院专家

杭州看脱发哪家医院好

人流专科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