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吊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特纳救市是必要之举高频交易有碍金融稳定

发布时间:2020-10-17 01:35:19 阅读: 来源:吊椅厂家

特纳:救市是必要之举 高频交易有碍金融稳定

英国金融“服务”管理局前主席特纳:救市是“必要”之举“高频”交易有碍金融稳定经历了此次股市波动以及近期监管方对程序化交易的严查,高频交易等程序化交易对资本市场有何影响,中国又是否应重新衡量金融创新的步调?上述产品都因为高频报撤单被查。

英国金融服务管理局前主席特纳: 救市是必要之举高频交易有碍金融稳定

[经历了此次股市波动以及近期监管方对程序化交易的严查,高频交易等程序化交易对资本市场有何影响,中国又是否应重新衡量金融创新的步调?]

金融创新一直都被市场玩家所推崇,2008年金融危机后,一度沦为众矢之的的CDO(抵押债务债券)和CDS(信用违约掉期)又再度兴起。经历了此次股市波动以及近期监管方对程序化交易的严查,高频交易等程序化交易对资本市场有何影响,中国又是否应重新衡量金融创新的步调?

作为该领域最具发言权的国际专家之一,美国新经济思维研究所主席、英国金融服务管理局前主席特纳勋爵(LordAdairTurner)于8月5日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说,“当前的证券市场流动性已经充足,认为高频交易能够增加有用流动性的观点或许只是一种幻觉。高频交易通常都是基于计算机算法的,因为它太快了,以至于不可能有人进行干预,显然存在错误和自我强化的危险。因此,我们需要加强监管,在系统中设立‘熔断机制’(circuitbreakers)来防止整个交易系统出现类似美国‘闪电崩盘’那样的情况。”

近期,沪深两市被限制交易的账户数量已达到38个。就限制的产品品种来看,量化对冲产品成为了重点盯防对象,具体限制的则是高频报撤单的交易行为。有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尽管对冲工具不如美国丰富,但国内高频交易的确存在,随着今后金融创新的深化,需要强化监管。

此外,尽管各界对中国的救市行动观点不一,但特纳表示:“中国的救市措施是消除市场恐慌必要之举,美国、欧洲和日本的政府和央行在股市崩盘时候都曾出台各种购买股票、降低利率的举措,使受损严重的投资者重振信心。”

高频交易需强化监管

高频交易只是程序化交易中的某一细分类别。程序化交易从交易的频次方面可以分为高频交易和低频交易;按交易目的与动机来划分,又可分为套保、套利、投机等三种。

7月31日,盈峰资本旗下的4只量化对冲基金集体被限,盈融达也有2只量化产品交易受限。上述产品都因为高频报撤单被查。7月8日,因大部分股票停牌或处于跌停状态,产品出现反复撤单现象,盈融达的撤单量超过了90%,而另一家盈峰资本也是偏高频交易。

此后,盈融达也表示其频繁撤单非恶意操纵,而是因为在极端行情下,交易算法因跌停板难以卖出而采用的机械行为,且几乎全部撤单都发生在跌停板上,不会对当时的股票产生价格波动影响。尽管如此,以高频交易为代表的程序化交易仍走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特纳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在高频交易盛行且成熟的国外市场,量化交易的监管也十分严格,做空手段如果是频繁撤单,这也构成违规。”

他表示:“尽管主流观点认为高频交易有助提高市场流动性,但我对此存疑。且由于其速度快得令人难以察觉,这也给监管造成困难,一旦发生故障,将酿成大祸。”

在海外市场,自动做市商策略是高频交易的一种,其通过向市场提供买卖订单来提高流动性。与普通做市商不同的是,他们通常与投资者进行反向操作,其高速计算机系统具有通过发出超级快速订单来发现其他投资者投资意向的能力。

特纳更早些时候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曾表示:“或许这个世界并不需要高频交易。我们拥有一套完美的、流动性充足的证券市场来让人们进行交易。我们有股票市场,其初衷就是对股票进行定价从而帮助经济有效配置资源。同时我们又有一批人在写交易算法,而多数算法与根本价值不相关,只是对市场其他人的行为作出反应。显然,如果100%的交易都基于算法的话,那么股票价格就会是一个随机变量。这样的话,我们将无法让股票市场发挥功能。如果要让股票市场发挥功能,很大一部分的价格发现过程需要由那些真正做研究、关心企业真正长期潜在价值的人来推动。”

实际上,高频交易给市场带来的影响,在投行机构之间早已有较为激烈的讨论。芝加哥联邦储备银行的报告指出,虽然高频交易有时能增加股票市场的流动性,但一旦程序出错或人为疏忽都有可能对市场走势造成灾难性影响。

2010年5月6日,道指在一夜之间最多暴跌超过千点,市值更瞬间蒸发逾8600亿美元,创美国股市有史以来最大单日盘中跌幅。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就导致当日暴跌的“异常交易”展开调查,高频交易订单被认为是这起灾难的罪魁祸首。有分析称,股指跳水激发高频交易连锁反应,计算机以闪电般速度接连发出卖单,疯狂寻求止损,最终导致蓝筹股埃森哲公司等多只股票短时间内失去几乎100%市值。

此外,《从西蒙斯的策略看高频交易》一文中也指出,高频交易涉嫌市场公平问题,高频交易需要的设备和计算能力对中小投资者是一种不可逾越的门槛,这些利用高频交易获取收益的机构,可能造成市场的不公平。

救市为必要之举

在程序化交易风波之前,更牵动投资人神经的是从6月中旬开启的股市巨震,随之暴露出的两融、场外配资、股权质押风险更一度被质疑将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

此后,“国家队”现身稳定市场——央行出手、汇金入市、IPO暂停、禁止短期卖空等。尽管具体救市规模不得而知,但通过高盛的最新分析显示,截至目前,中国救市花了8000亿~9000亿元,总共有2万亿元的金额可以用(17家商业银行贷款给证金公司1.3万亿元,加上证金公司自行发债和央行多渠道流动性注入共2万亿元),当前花了将近一半。其中,证金公司直接购买4000亿元,买共同基金2000亿元,提供信用贷款给券商购买2600亿元。

对此,也有不少学者认为,应该凭借市场的力量寻找均衡的价位或估值水平,救市可能会造成价格扭曲。但特纳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肯定了此次救市的必要性,“救市对缓解恐慌情绪而言是必要的。英、美在2008年9月也以协调一致的方式禁止卖空约1000只股票,美国联邦政府则接管‘两房’、援助AIG等。再之前,日本央行也曾购买股票。”

值得注意的是,在经历此轮股市巨震及其“余震”后,中国对金融创新的态度有何变化?

在今年6月的陆家嘴论坛上,199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迈伦·斯科尔斯(MyronScholes)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表示:“推进期权交易、引入个股期权交易十分重要,其在管理投资风险、满足不同风险偏好投资者需求、发现价格和提升标的流动性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不过,特纳则在纵观此轮波动后表达了截然不同的看法。“中国仍以散户投资者居多,市场成熟度、金融监管有待加强。在此之前,对于如期权等衍生品的推进应该适度放缓。”

alevel物理补习

alevel冲刺班

ib补课机构

alevel选课指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