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吊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灵异录之夺命小鬼[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0:52:49 阅读: 来源:吊椅厂家

想起纸人招魂,我突然很想去找秦师傅。他表面上看只是个扎纸人的师傅,可是谁又能想到他竟然能够利用纸人与亡魂对话。可是那都是二十年前的事了,现在的秦师傅也许早就不再给人扎什么纸人了,毕竟现在很多旧式的习俗都在一点点的淡出这个社会。

爷爷已经昏迷了一天一夜,鼻息似有若无就这么安静的躺着仿佛睡着了一般。爷爷啊,是不是这么多年您也累了,需要好好休息一下呢?我有些后悔为什么就没去认真学习爷爷教给我的东西呢,如果那天我能够代替他老人家现在躺着的就是我,这至少可以挽救爷爷啊。

我记得当时我问过秦师傅,刘先生未婚妻的亡魂既然被禁锢,又怎么去到他梦里吓唬他呢。他便摸着我的头告诉我,人死之后在意念驱使之下其中三魂会四散,而她又是带着如此大的怨气和遗憾死的当然会有其中一魂聚集在可以藏身的地方,比如她说过卧室里她自己的头发,所以才能够以梦境为介质来向她想找的人施念。

那时候我只是似懂非懂的点头,不过现在我是可以理解的。一个死去的人都能够利用她活着时候的强烈意念行事,那像爷爷这样活着却又毫无意识的人该怎么做呢,难道也要来弄只小鬼养么?

说到养小鬼,也许有了解的人都知道它的起源是泰国越南那边,是一种极邪的巫术,后来不知道是怎么流传进了中国。

二十年前养小鬼只有两类人比较热衷,一是有钱有势的商人,二是地位身价不一般的名人。要么为财要么为名,当然也有个别人是为了害人。但无论出发点是为人还是为己,都得遵循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一定不能亏待和违背与鬼之间的契约,否则必定没有好结果。

简单说小鬼的养法并没多复杂,只要满足三点:给它们充足的食物供养,预备一个可以让它们觉得舒服自在的空间休息,还有就是一定做到对它们的要求完全听从。这样小鬼就可以实现养它之人的要求和愿望,不过即便如此人与鬼的交易又怎么可能和谐相处呢。

我会这么说,是因为这种事发生在了刘先生身上,而第一个受害者就是她未婚妻文瑶。

我们三个人离开秦师傅家就直接去了刘先生那个朋友家。刚一到就看见刘先生正蜷缩在床头,拼命抓着自己的头发,嘴里还反复重复着一句话:吃吧,全都揪下莱给你…

一件刘先生的样子我就吓的跑到爷爷身后,当时的我不明白啊,就以为他是疯了。

哎呀,师傅你们可算来了,老刘他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我出去接个电话的工夫回来就这样了。我本来以为他又做梦什么的,想安慰他可是他像见鬼似的不让我碰他还用东西扔我,这不我不动了他就缩到床上一直说什么头发的…哦对了,文瑶她…

文瑶!文瑶…文瑶?在哪儿,她在哪儿…

刘先生本来还在重复着那些莫名其妙的话,可是当听到他的朋友提到文瑶这个名字的时候,竟停止了手里抓狂的动作,突然大喊起来。

这可把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秦师傅,他冲上前想要问他是怎么了刚伸出去的手却僵在了半空中。

只见他脸色骤然一变,扬起胳膊挡住也要上前的爷爷他们,沉着脸说:

他这是被控制了,以我的经验来看是有人养了小鬼在他身边。

小…小鬼?这又是什么东西呃…师傅?

秦师傅没有马上回答,看着爷爷表情有些为难。

看来问题的关键所在就是这只小鬼了,如果不找出是谁下的命令,我想一般的驱灵方法是对付不了小鬼的。你觉得…会是谁呢?

秦师傅停顿了一下,然后转向我接着说:

小子,想不想和我一起去找个东西?

天已经完全黑透了,我跟着秦师傅坐刘先生朋友的车去了他的别墅,这是第二次去那栋豪华气派的房子,可是再看见的时候却没了白天明亮的感觉而显的格外凄凉和恐怖,黑洞洞的挺吓人的。

你把车停在一个背静的地方等着我们,把火熄灭也不要开车灯,等办完事我们自然会过来找你的。

秦师傅叮咛了一下刘先生的朋友,然后拉着我下了车往大门走去。

小子,翻墙进去怎么样?

我们走到大门口却没有按门铃,而是转个方向往后墙走去,然后他弯下身压低了声音对我说。

>>

我有些狐疑但还是点了点头,然后就和秦师傅一起翻墙进了院子。

说来也奇怪,秦师傅似乎对这个地方十分熟悉,竟可以摸着黑就找到了后面的花园,我才察觉到就是白天我撒米的地方。

我们要找什么啊…

我实在憋不住好奇,开口问秦师傅,他立刻对我做了个安静的手势便开始去挖地上的土。我不知道会挖出什么,所以就帮忙一起挖,过了好一会才觉得已经挖到了。

泛着青绿色的微光,摸起来很硬,还有类似毛线一样的东西…毛线?难道是…是刘先生未婚妻的…骨头?

想到这些,我的手像触电似的缩了回去,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一把拽住秦师傅。他知道我很害怕,拍拍我的后背,然后迅速的用一个蛇皮口袋吧挖出来的骨头都装了进去。我仍旧拽着他,大气也不敢出一下,就见秦师傅又往土里埋了什么都盖好后抱着口袋拉起我就跑出刘先生家。

出来后我么径直去找车子,秦师傅招呼刘先生的朋友打开后备箱,把东西放进去就让他赶紧开车。这一切都显的那么匆忙,有种潜入别人家去偷一样重要的东西的感觉,不过挺刺激的。

秦师傅,你这是玩的哪出啊?还有为什么搞的这么神秘,还非得让老刘到我那去才能解决问题啊?

呵呵…认真开你的车吧,等到了就知道了。

不知道爷爷对刘先生做了什么,他已经安静下来,只是眼神呆滞双手里抓满头发,而且脖子上明显有类似被用力掐过的青紫。当时看到,我还以为是爷爷对他使用了暴力呢,后来才知道是缠着他的那只小鬼已经被爷爷制服了。

秦师傅将蛇皮口袋平放到地上,然后打开袋口一点一点吞下去。这一刻我又想起来刚才挖地时手指触碰到的那具阴森森的尸骨,下意识的就捂住了双眼。

文瑶…文瑶…你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啊….

刘先生突然疯狂的大叫起来,我立刻放下手去看,只见他正跪在蛇皮口袋旁边,抱着里面的尸体低声抽泣着。我被这一幕看的有些愣了,并不是因为刘先生的行为,只是口袋里不是一具白骨而是一具完好的女尸。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我们走后,爷爷用道术逼出了那只小鬼,是个正在掐着刘先生脖子还吃着他头发的小男孩。

因为我没能亲眼见到它,所以我并不能描述出这只小鬼的模样。但听爷爷说它就是刘先生未婚妻口中他和钟雅所生的那个孩子,出生不久就因病夭折。

就像文瑶所调查钟雅确实是对刘先生的公司和股份存在企图与阴谋,利用一些邪术和不择手段先害死他的未婚妻再用一些控制大脑神经的药物控制刘先生,而那个变成大人们利用工具的可怜孩子因为本能缠上自己的父亲,但他不知道他们已是阴阳相隔又怎能以这种方式相处呢。

刘先生痛哭着忏悔自己的过错,也许他真的明白了很多,至少对于他们曾经那么真挚的感情他的心也一定揪紧过。他说:

为什么拥有的时候我没有好好去珍惜,也许我真的很自私什么都想要却失去了你,如果可以回去我愿意抛弃一切只要你…

一个月后,刘先生和他的朋友又找到了爷爷,让他帮忙为他和死去的未婚妻完成一场特别的婚礼。他说这是他一生中做的最重要最正确的决定,还劳烦了秦师傅为他们扎了纸人和很多文瑶喜欢的东西,因为他再也不想让这个他心爱的女人在另一个世界过的不开心。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