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吊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那晚夜归搭错车0[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34:47 阅读: 来源:吊椅厂家

又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可却总是无法入眠,因为有那么一桩子往事,在脑海中像电影般总是不断的浮现,我为此而汗颜。想听吗?这可是一个有着神秘感的聊斋故事哦。

这个故事其实发生在去年暑假的8月26曰。

那天的晚上我刚刚圆满结束了一个假期的外语等级培训学习。走出培训基地。我长长吁口气儿,心里面亦是感觉着一阵子轻松。当时已是晚上九点多了,要是在往常这个时候,确实是该搭乘555路车回宿舍去了,因为培训基地距离我所在的学校起码有三十分钟的车程。所以,在往常一走出培训基地,我的第一件事就是尽快的搭车回校。可是刚刚结束培训学习的我周身都还洋溢着快乐,我很想挥霍这份快乐,或许只有挥霍这份快乐才会让我紧张了一个假期的神经轻松下来,得到片刻的歇息。所以我决定在市内玩会儿再回学校去。

找了个不错的酒吧。进去。独处一隅,自斟自饮,点首《二泉映月》,在高山流水般的感觉中,我喝得晕头转向。只待酒吧内除了工作人员就是我这个上帝(顾客就是上帝)后。我才醉意朦朦迈着亦有点儿不听使唤的脚步出得酒吧。

末夏的夜晚还是有点儿凉意。街道两旁的枫树时不时的飘零几片枯叶,偶有风起那枯叶便在空中起舞飘荡。街道上空荡荡的,早已没有了白昼的熙熙攘攘,只有街道两旁那平行相对永不相遇的路灯,一如既往,依旧那般昏黄。

“这么晚了,不可能再有公交车了吧。”我睁着醉意朦胧的双眼独自咕哝着,顺着街道走着,不知不觉便到了555路车站牌下面,等了一会儿,觉着不可能有奇迹出现,就只得就又在街道上缓慢的走着,在末夏的凉风中蹒跚的走着。街道上零星的有一辆或两辆出租车或货车飞驰而过,根本就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酒意渐渐上涌头脑越发昏沉,步伐越来越轻飘,觉着脚底就像是踩着一片飞翔着的云朵,街道两旁的的高楼大厦也都在倾斜着,倾斜着。

“555路车,555路车呀。有谁坐555路车呀。”忽然间,有个甜美的女孩子声音在身后的街道上响起。我蓦然回首,却见得一辆666路车在我身仅有几米远的的街道上,缓缓的向我驶来。有位女售票员在从车上探出头来,在空荡荡的街道上呼喊着,估计是好不容易见着还有一个人儿(当然就是我啦)在街道上晃荡,语调里明显有着兴奋之情,“坐不坐666路车?到上海路。”随着女售票员的声音临近,那666车也就缓缓的驶近我的身旁,停下来。666路车,为什么会是666车呢?我需要的是555车,因为555路车刚好途径我校校门,而666路车的距离我校最近的站台也有约莫一里地儿,且那个站台在距离我校之间还有着一片乱坟岗,其处怪石嶙峋,杂草纵生,深更半夜的要是出现什么异常现象,那我岂不是……,更何况,据说在那个路段前不久还发生过一场车祸,一个美丽的女孩子就在那次车祸中葬身车轮,过早的调零。可是……,可是我总不能夜不归宿吧,夜不归宿是有违校纪校规的,而有违校纪校规终究不是件快乐的事儿。还是得回校去,对于原则性极强的我而言,回校才是最好的抉择,再则说一个堂堂七尺男儿身,还怕什么妖魔鬼怪,凶顽邪恶么?哼!得回校去,是男儿就该勇敢面对现实。不管它前路究尽会有多少坎坷与苦难。我咬咬牙不在犹豫的跨进666车厢内。“咣当”,车门在我身后重重的关上。

666车就又重新启动了,向目的地驶去。坐到座位上,我顿觉阵阵倦意袭来,伸起双手打个哈欠,就待沉沉的睡去。“同志,请买票,”那甜美的声音像是串风铃在夏末的深夜中响起,就像是那《二泉映月》的前奏曲,我惊异于这声音的甜美,倦意顿减。车厢内并没有亮着灯,可借着由车窗外飘进来的略显昏黄的路灯的光亮,多少还是觉着到了那售票员的美丽,苗条阿娜的身姿,肤色白皙,面容清秀,秀发在脑后高高的挽起。特别是那双眼睛给人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像是那皎洁的月光散发着淡淡的忧伤。虽然还在醉意朦胧着,可倦意却因了这女孩子的美丽而消失的无影无踪。我有点呆了,目光楞楞的盯着售票女孩的清秀脸庞。那女孩感觉到了我的神态,有点羞涩的略微低了了低头,那点羞涩更显着她的妩媚。我一阵心慌意乱,急忙在裤兜里掏出一圆钱来,递过去,她接了,然后很快的撕张票给我,就在递票给我那刹那,我才发现她的手不仅是手指纤细修长,并且同样白皙,如同她那脸颊一般。“好美丽的女孩子呦,要是能够结识那该有多好呀!”我心底暗赞着,不觉便脱口而出,:“你是一个很美丽的女孩儿,我们能认识认识吗?”话说出口,我却才觉着有点太唐突,心里好生后悔。赶紧装着在手里把玩着车票的样子,以便掩饰我的失态。

“想结识我?”很有点出乎我的意料,她居然开口了,并且语调似乎没有太多的防御或是疑惑,“为什么要结识我呢?你会后悔的。”她用那略带羞涩却透着淡淡的忧伤的眼睛望着我说。

“像你这般美丽漂亮的女孩子,能够结识应该是一件很开心的事儿,怎么会后悔呢?”我顿时兴致颇高的接着曰,“美丽的女孩子就像是一道青春亮丽的风景线,就算只是偶尔相逢却又擦肩而过。但对于一个男孩子来讲,这已足够多了。因为嘛,她至少会是男孩子青春岁月中一次值得津津乐道的回忆,是男孩子青春之五彩多姿生活的部分构成。”

“口才倒还是可以的嘛!”售票女孩总算是展颜一笑,“那么,你是想要我的电话呢抑或是住址?”她问道。

>>

“能二者兼有吗?当然还要加上芳名。”我嬉笑着,试探着问。

“当然——是不行的啦!二者只能居其一。”她用肯定的语气回答着。

“那就电话号码吧,有了电话就算不能天天见到你的容颜,可能够天天听到你那像串风铃的声音也会是一种快乐的,也会是种心灵的交流与享受嘛!”我快捷的说着,心里却在盘算着,“有了电话交流,总有一天是会知道你的住址的。”

“66665555.我叫娜娜”她说着,“不过你可以每天晚上10:00钟以后打电话给我。因为只有在那时我才会有时见接听你的电话的。”说完,她白皙的脸上洋溢着神秘。

“为什么要这么晚打电话给你呢?能不能改一改打电话的时间?”我口里这样说着,心里却在另番想着,“其实,在晚上10:00钟以后打电话不是更适合二人世界的交流吗?”我自顾自的想着。

她没有回答,却把头扭望着窗外。

我亦不在追问,也把头扭向窗外。哇噻!车已到了距离我校最近的站台,而在不远处那片乱坟岗亦是依稀可辩。我连忙扭头车厢内,偷眼瞟向售票女孩,却见她显得若无其事,仍在呆望着窗外。“真是一个有个性的女孩子,连坟场亦不畏惧,够勇敢哦。”我心想着。只是,我得下车了吧。手里还在把玩着那张车票,这张车票一定要好好的放在箱底珍藏,因为这可是我和娜娜相遇相聊的初始证明耶。若是将来能够相拥相携,这张车票还是一张很有意义的纪念品呢。我多情的想着。

四个月的时间转瞬逝去了。

在这四个月里,我和娜娜一直保持着电话交流。每晚我们总会从10:00一直聊到午夜零点,甚或至清晨亦曾有过。可在这期间,我门却从来未曾再见过面。我曾三番五次的问娜娜咱们见个面吧,可她却总是百般推脱。让我好不懊恼。

只到英语等级考完,又是寒假时。我就将要回到故乡去过春节了。在坚决要求和娜娜见面却依然被娜娜推脱后,我决定直接去找娜娜,想给她一个意外。元月30 曰那天中午。我破例的拿起电话拨响“66665555”。电话铃响了许久。我觉得像是过了几个世纪,心底承受着渴望见面的煎熬。“喂,请问你找谁呀?”电话终于接通了,从电话那端传来一个中年妇女低沉而慈祥的声音。

“请问是娜娜家吗?请问你是娜娜的母亲吗?”接通了电话,我的心仿佛都快跳出胸腔了。太想见到娜娜了。

“是的,我是娜娜的母亲,这是娜娜的家。”电话那端的声音低沉而平缓,“你是娜娜的男朋友吗?”她问道。

“是呀是呀,我能见见娜娜吗?”我急切的说着。我想饱受思念煎熬的人都会和我一样吧。

“娜娜走了,娜娜出去了。”电话那端似乎在喃喃自语。

“娜娜去哪了?娜娜是上班去了吗?”我有点焦急的说着,我真怕挂断电话。“我真想见见她啊。”我几乎是在央求了。

“那你来吧!”电话那端的声音好象有点哽咽。

“可我还不知道地址呢?”我显得有点委屈的说。

“在上海路6666号,门牌5555.”说完这句话后,电话很快就挂断了。但是就在挂断电话那瞬间,我好象听见了一丝丝啜泣声。为什么?

顺着地址终于找到上海路6666号。在那条路上挂着5555门牌号的是一家四合小院,青砖绿瓦,显得高贵典雅。

我摁响了门铃。

门开了。一个典雅高贵的中年夫人出现在我的面前,她就该是娜娜的母亲了吧。只是……,只是在她的脸上却难掩那丝丝的伤痛和悲戚。为什么?跟着她穿过天井,向堂间走去。

“阿姨,请问娜娜她……!”我本想问娜那去哪了,可就在脚步跨进堂间那一刻,我却楞住了,话语停顿中断下来,因为在那堂间桌上放着一个约摸有十六开的相框,而那相框里黑白照片上,那美丽女孩子淡淡的像皎洁月光般忧伤的眼睛,上挽的秀发,白皙的肤色,清秀的容颜。不正是娜娜吗?在那相框上方,还放着一对打着花结的挽联。这……?我再回头看看娜娜的母亲,忽然明白了那悲戚的眼神,失去光泽的容颜,分明是受尽失子之痛啊。

>>

“娜娜走了,就在四个多月前的那次车祸里,那次车祸发生在距离666路车站台不远出的怪石嶙峋的乱坟岗处。”娜娜的母亲缓缓的说着,渐渐的眼泪涌满了眼眶,顺着因伤痛失去光泽的脸颊无声的流下来。

我好一阵儿尴尬,一时间居然无法找出合适的话语来安慰这位受伤的母亲,也或者说亦不能够找出合适的话语来安慰一直以来对娜娜百般思念的我自己。四个多月前的车祸?而在这四个月里我还一直和娜娜有着热烈的电话交谈呢。天啊,原来我是在和……,难怪打电话要在晚上10:00钟以后,也难怪那天见着乱坟岗时娜娜无惧色呢。我真的不敢再想下去,我匆忙告别娜娜的母亲。我向宿舍奔去。我想起了那还珍藏在箱底的车票。

急忙奔回宿舍。打开箱子。翻看箱底。“车票?”那还有车票呀,分明是一捧早已成灰的冥纸钱。我楞住了,周身发麻,冷汗便淋漓而落……。谁能够想象一个饱受思念煎熬的男孩子在面对这一切时的感受呢?除了冷汗,其实还有热泪。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